我被遺忘
被自己遺忘
遺忘在一條名在”自我”的路上
那遠到看不見邊際的盡頭
我可在那個地方?
我問過神
 問過鬼
 問過佛祖
 問過菩薩
我是在哪一場夢裡?
而那場夢何時會出現在我生命裡?

我成天成夜
聽著時間呼吸
用累垮的心
寫寂寞的詩
我把心痛當硯
我把血淚當墨
我的靈魂是我的筆
我的手寫我的口
我該如何寫出
又該如何說白?

是不是我已遺失在那條名為”自我”的路上
如果是
我是否也該把自己遺忘?
但怎麼遺忘也好
怎麼看開也好
告訴我哪邊是短
我便往哪

溫暖的清晨同樣
溫暖的西暮同樣
板凳上的我同樣
而我冷冷的忘
別要我頂著熱情思考
我已失去熱情的光

我知道我詩裡總有看不完的惆悵
像濃暗的霧那般地茫
我裹著最愛的被單
作著屬於自我的夢
詩難不惆悵
人難不拾殤

我低聲的問
那在遠方的我阿
如果我寫一首十年的詩給你
你會不會讀到他?


                     十年的你.藤井樹 (改)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